•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人才雜志 >> 熱點新聞
    “醉酒排除事由”在工傷認定中的適用
    謝炳城  2021-04-22

    案例背景

    案例一

    文某在某酒店擔任總經理助理職務,主要負責酒店日常事務管理。2014年4月3日下午18時許,文某和酒店總經理黃某在該酒店餐廳宴請幾位重要客戶,席間,文某有大量飲酒行為。餐后,文某安排客人至五樓的茶樓進行棋牌娛樂,隨后離開,在酒店客房公區進行檢查工作。4日早上9時許,酒店員工發現文某在550號客房內死亡。

    4月22日,當地某司法鑒定中心出具《法醫學死因鑒定意見書》,鑒定意見為“屬酒后狀態,系餐后一小時左右因食物逆流至氣管及支氣管、阻塞氣道導致窒息死亡。”

    6月11日,文某之妻林某向當地人社局申請工傷認定。7月28日,人社局作出不予認定工傷決定,認定文某為非因工死亡。林某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林某訴稱,文某是在陪客戶用餐后在工作時間、工作場所、工作過程中死亡,文某的工作性質決定了其需要應酬客戶,因此,文某死亡應認定為因工死亡。人社局辯稱,文某酒后死亡,屬于《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六條規定不得認定為工傷的情形。

    法院經審理后認為,文某的職務為總經理助理,工作性質決定了其需要應酬客戶,事發當天宴請客戶是受酒店總經理的安排,且有總經理參與,并不是私人請客,人社局機械地適用“醉酒排除事由”不予認定為工傷,有失偏頗。2014年10月27日,一審法院判決,撤銷人社局認定文某為非因工死亡的決定,并判令該局重新作出相關行政行為。

    12月1日,人社局再次作出工傷認定決定,依然認定文某為非因工死亡。林某不服,再次訴至法院。2015年4月23日,一審法院第二次判決,維持人社局作出的不予認定文某為工傷的認定決定。至此,一審法院兩次判決結果不同,第一次判決認為文某死亡屬工傷,第二次判決認為不屬工傷。

    林某仍不服,上訴至二審法院。二審法院認為,本案爭議的焦點是文某陪酒后導致酒后食物逆流至氣管和支氣管窒息死亡,是否符合工傷認定的標準。根據《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規定,文某的死亡不符合該條規定的情形,不應認定為工傷。2015年6月26日,二審法院判決,駁回林某上訴,維持原審判決。

    二審法院判決后,林某還是不服,向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申請再審。2017年9月12日,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判決,撤銷一審、二審行政判決,撤銷人社局認定文某為非工傷的認定決定,責令人社局重新作出行政行為。

    案例二

    程某在東莞某公司擔任施工設計員,2014年4月18日18時30分左右,程某將圖紙送往該公司的一個施工工地,隨后與幾個同事一起就餐,程某在席間有大量飲酒。約21時30分,程某步行至機動車道攔截過往車輛,一輛非出租的私人轎車被攔停,程某至車輛右側企圖拉開車門,由于車門被鎖,程某未拉開,轎車司機在程某拉車門的瞬間啟動車輛,致使程某在拉車過程中摔倒在地,隨后在東莞市人民醫院住院治療。經東莞市公安局交警支隊檢測鑒定,程某當時血液中的乙醇含量為225.90mg/100ml,屬醉酒狀態,隨后出具了《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認定本次事故程某與轎車司機負同等責任。

    程某向東莞市人社局申請工傷認定,2015年1月26日,人社局作出《認定工傷決定書》,認定程某為工傷。

    公司不服,訴至法院。一審法院認為,程某發生交通事故時血液中的酒精含量為225.90mg/100ml,該酒精含量遠遠超出了國家規定的醉酒標準。酒精具有麻痹神經中樞的作用,導致行為人的判斷能力和反應能力遲鈍,難以辨認和控制自己的行為,職工因醉酒導致行為失控而發生事故傷害的,根據工傷保險法律法規規定,程某發生的事故傷害不應當認定為工傷。一審法院判決,撤銷東莞人社局認定工傷決定,責令其重新作出行政行為。

    一審法院判決后,程某不服,上訴至東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5年10月29日,二審法院判決,駁回程某上訴,維持原判。

     

    案例評析

    “醉酒排除事由”是指職工在工傷認定中,因醉酒而導致受到傷害的,不得認定為工傷或視同工傷的法律規制。《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保險法》(以下簡稱《社會保險法》)和《工傷保險條例》規定了工傷認定的排除事由,其目的是職工利用工作機會實施故意犯罪、自殘或自殺、醉酒或吸毒等所導致的傷亡,因其具有主觀故意性、與工作不具有必須聯系等性質,不得認定為工傷,被排除在工傷保險保障范圍之外,其后果應由行為人自己承擔。

     “醉酒”在工傷認定中的法律規制

    如何適用“醉酒排除事由”,應先梳理有關醉酒在工傷認定中的法律規制。《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六條規定,“職工符合本條例第十四條、第十五條的規定,但是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得認定為工傷或者視同工傷:(二)醉酒……”《社會保險法》第三十七條也作了類似規定。

    何為醉酒?《現代漢語詞典(第7版)》的解釋是“飲酒過量,神志不清”。關于醉酒的定義和標準,我國《勞動法》并沒有具體規定。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于2011年頒布實施的《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保險法〉若干規定》(人社部令第13號)第十條規定,“社會保險法第三十七條第二項中的醉酒標準,按照《車輛駕駛人員血液、呼氣酒精含量閾值與檢驗》(GB19522-2004)執行。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醫療機構等有關單位依法出具的檢測結論、診斷證明等材料,可以作為認定醉酒的依據。”

    《車輛駕駛人員血液、呼氣酒精含量閾值與檢驗》(GB19522-2004)是一部國家標準,由國家質量監督檢驗檢疫總局、國家標準化管理委員會于2004年頒布實施,該標準第3.4點關于“醉酒駕車”的認定標準為:車輛駕駛人員血液中的酒精含量大于或者等于80mg/100mL的駕駛行為。由此可見,職工工傷認定中的醉酒,指的是職工發生事故傷害時的血液酒精含量大于或等于80mg/100mL。該國家標準已修訂為2010版,但認定“醉酒駕車”酒精含量的標準并未改變,仍保留2004版的標準。

    鑒于此,在適用“醉酒排除事由”時,除了要符合一般工傷認定要件外,還應符合以下幾個特殊要件:一是職工應達到醉酒狀態,即參照車輛駕駛人員的檢測標準認定為醉酒;二是關于醉酒的認定應以相關的第三方權威部門依法出具的結論為依據,比如,公安機關出具的事故責任認定書、酒精含量檢測報告、醫療機構的診斷報告、已生效的人民法院判決書等;三是職工傷亡與醉酒之間存在因果關系;四是由用人單位對職工是否醉酒進行舉證。只有以上要件同時成就時,方可適用“醉酒排除事由”排除工傷認定。

    “醉酒排除事由”在工傷認定中的兩種觀點

    從本文引用的兩個案例可以看出,關于“醉酒排除事由”的理解,在司法實踐中還存在著較大爭議,從現有的司法判例看,主要有兩種不同的觀點。

    一種觀點認為,《社會保險法》和《工傷保險條例》所規制的“醉酒”不得認定為工傷,是對職工因醉酒而受到傷害時進行工傷認定的絕對阻卻,是一種絕對規范,采用的是“一刀切”的態度,只要職工在客觀上符合“醉酒”標準,一律不得認定為工傷,只強調當事職工客觀上是否“醉酒”這一事實,不考慮其他因素,如職工因何醉酒、是否具有主觀故意性、是否自愿喝酒、是否因工作需要等,則在所不問。國務院法制辦、人社部組織編寫,胡曉義主編的《工傷保險條例釋義與實務》一書也持這種觀點,該書指出:“因醉酒導致的傷亡是指職工飲用含有酒精的飲料達到醉酒狀態,在酒精作用期間從事工作受到事故傷害。職工在工作時因醉酒導致行為失控而對自己造成的傷害,不得認定為工傷。”

    另一種觀點則認為“醉酒排除事由”是一種相對規范,在適用這一事由時,應綜合考慮職工醉酒是否因工作需要、是否具有主觀故意性、是否本人意愿飲酒等因素進行判斷,而不應采取“一刀切”的形式機械地將一切因醉酒而導致的傷害排除在工傷認定范圍之外。事實上,在我國“酒桌文化”的大背景下,職工非主觀意愿導致醉酒的情形具有一定普遍性和廣泛性,比較典型的是下屬職工應單位領導的工作安排接待重要客人,為了博取客人心情愉快而達成商業交易,在單位領導的明示或暗示下不得已地不斷敬酒導致醉酒,這一情形并非職工本人主觀愿意醉酒,而是為了完成“工作任務”,職工因此受到傷害的,如果排除在工傷保險范圍之外,則有違公平原則。

     筆者觀點

    綜合前面分析,筆者同意第二種觀點,職工因醉酒而受到傷害的,在認定工傷時應綜合考量各種因素,而非單一地以是否醉酒為唯一標準。

    其一,應傾斜保護職工工傷認定的權利,保護職工因工受傷時得到應有的救治和補償。《工傷保險條例》第一條規定:“為了保障因工作遭受事故傷害或者患職業病的職工獲得醫療救治和經濟補償……”可見,切實維護工傷職工的醫療救治權與經濟補償權,是《工傷保險條例》的立法宗旨之一。職工因醉酒而導致受傷,首先要看其是否為了用人單位的利益從事本職工作,職工為了用人單位利益而醉酒導致傷亡的,其權利應當受到保護,只有這樣理解,才符合傾斜保護職工權利的工傷認定立法目的(案號:〔2017〕最高法行申6467號)。

    其二,適用“醉酒排除事由”時應考慮職工是否具有主觀故意性和是否其本人意愿醉酒。在案例一中,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在審理該案時認為,文某作為酒店總經理助理,其工作職責是負責酒店日常事務管理,而酒店的工作性質決定了需要應酬客戶,事發當天,文某受酒店總經理安排,與其一起宴請酒店客戶,屬正常工作應酬,應認定是在履行工作職責,應當適用《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規定的“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場所內,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傷害的”情形,認定文某為工傷。筆者認為,文某喝酒是應總經理的安排,并不是他個人想喝,也不是他私人請客,更不是他想不喝就能不喝,其喝酒不具有主觀故意性,更非其本人意愿,因此,不應被排除在工傷認定之外。而案例二中,程某飲酒屬于個人主觀行為,與公司無關,因此不應認定為工傷。

    其三,應嚴格區分飲酒與醉酒。根據《車輛駕駛人員血液、呼氣酒精含量閾值與檢驗》中的定義,飲酒駕車是指“車輛駕駛人員血液中的酒精含量大于或者等于20mg/100mL,小于80mg/100mL的駕駛行為”。飲酒不等于醉酒,前者的外延要比后者寬,“醉酒排除事由”所規制的是“醉酒”而不是一般的飲酒。也就是說,職工因飲酒導致傷亡的,依然享有認定工傷的權利,并不被排除在工傷認定范圍之外。

     

    作者系深圳華創印刷有限公司人力資源總監,國家高級人力資源管理師

    本網(www.wwwsekabet377.com)所刊載的所有信息,包括文字、圖片、軟件、聲音、相片、錄像、圖表,廣告、商業信息及電子郵件的全部內容,除特別標明之外,版權歸中國衛生人才網所有。未經本網的明確書面許可,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作全部或局部復制、轉載、引用,再造或創造與該內容有關的任何派生產品,否則本網將追究其法律責任。
    本網凡特別注明稿件來源的文/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對稿件內容有疑議,請及時與我們聯系。
    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在兩周內速來電或來函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及時按作者意愿予以更正。
    天天躁夜夜躁狠狠_天天躁日日躁狠狠躁_大芭蕉天天视频在线观看